即溶式教育

在台灣,義務教育是從國小到高中,台灣的教育體制形式,要我形容的話,我會說它很像是即溶式咖啡,所以給這種形式命名為「即溶式教育」。

曾經聽過林秀豪教授的演講,清大林秀豪教授曾說過,台灣教育就像是不斷的從一堆豆子裡,經過一層又一層的挑選出豆子一樣。尤其在高中升大學時的高考更是以一個要求近乎全能的方式來做塞選,但是在大學裡的專業科目所需的能力,並不是真的需要這麼多的標準來作為一個門檻,這樣會讓需要且有興趣的人喪失了成就他們的一個大好機會。

大家的時間都是有限的,但是為了要讓自己能夠駕馭十科(一般高考最多要準備十科)勢必需要花費許多的時間與代價去熟悉它們,可是如果今天所想要的專業領域只需要五科甚至三科而已,為什麼不能把時間集中投入在這三科且深入鑽研? 把自己的強項與別人徹底拉開,創造出自己的價值。
而這件事情卻要到大學才做呢? 高職的作法很類似,但是卻也不完全徹底,而如果高中能這樣做,又何必區分什麼高中職,只需要區分專攻哪一類的學校不就可以了嗎? (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尚有不周全之處)

而即溶式教育,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快」。
「求快」,是台灣考試體制中擺在第一順位的要求,不管學生們是否有能力做出來,在極短的時間內要做答非常多的題目,而造成題目的類型就是那幾樣,這樣變成讓學生喪失思考能力,與應變能力,因為都一樣只要背、只要依循著老師列出來的步驟依樣畫葫蘆就能夠解決題目,如果換了一個包裝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到了大學赫然發現學習方式與高中大不同,一整個像是要從頭學習、剔除舊有的學習模式,我在這部分上的體會感觸很深。

我的想法比較偏向是能夠使大部分的學生(精確一點是指中後段的學生),在升學的路上少一挫折、減少迷茫,不要這麼快的就死在這個教育體制上;而原本屬前段學生也能因此在自己的興趣領域裡更加卓越傑出。


我經常可以聽到當在說明選擇學校的考量原因時,在台灣這句話:「我不太會讀書,所以我選擇技職學校」,可以從自己誤以為自己不太會念書(或不喜歡念書)的人口中,十之八九都能聽見(或者用另一種委婉的方式敘述這句話)。

台灣的升學體制中大部份的人有兩種選擇,一種是高中一種是高職;而在大學階段也有兩種,一種是科技大學,一種是一般的大學。
而選擇的依據,通常就是自己認為「自己是不是會念書」,當然有一部分人是興趣,而有一部分的人是遵循家人的意志所為。

我想談的是前者,「自己認為不太會念書的人」。

我很想說的是,你會發現確實高中職階段在課綱上的編排,考試上的難易度確實有所差別,但是會差異很多嗎? 這些差別在哪? 是真的決定你能不能、會不會念書的原因嗎?
我們再來看看大學,一些人認為大學是偏理論而科大偏實做,這句話說明了一部分沒錯,但並不是全然。

所以到底「何謂理論? 何謂實做?」

當我們去關注科大生與一般大學生時,其實看科大生們在做的領域,怎麼可能真的是一個「當初自認不太會念書,但是做出來的成果,卻是非常具專業可信度」的人呢?
做一個研究、做一個探討,一定都是需要閱讀非常多相關的文獻,以及找尋實做可行的方法,遇到問題時還得要有能力去解決,才能呈現出最後給大家看的成果。
這些都是你無法去輕易衡量的,而你能說這些大學生能不會嗎?
當然大學生也是會的,相反的大學會的科大生也必須會(這裡說的不是指各領域上的專業知識)。

那這其中的差別關鍵到底在哪? 當成長之後,你回首驚覺時也無多餘心力再去探討與改變。
方向不同,走的路不同,但怎麼能用「會不會讀書而來作為選擇的一個憑據呢?」到底為什麼要去灌輸這種觀念給這些小孩?

台灣的教育裡,真的有許多太需要作改進的地方,當你越往上走時,回頭一看你會發現許多以前未曾注意過的地方,當然也許以後見解又會有所不同,而我希望趁我還在乎時,記錄下這些觀點。

變與不變,一念之間。